1. <dd id="midcu"></dd>

        1. 當前位置:首頁 >關于EX2 >新聞資訊 >詳情頁

          戶外探險安全事件頻發 驢友出游切忌說走就走.出行前帶好配備食物被困時切勿盲現在進發布時間:2018-08-08

          近年來,跟著野外運動的遍及與風行,越來越多驢友和探險者熱心前往陌生區域接觸天然、應戰自我。然而,探險者受氣候等原因,受困失蹤,乃至罹難的狀況時有發作。

          7月28日,宜昌夷陵區和遠安縣兩處景區別離有三批驢友共50余人遭受暴風雨被困,三名驢友不幸罹難。8月4日下午,兩名驢友進入神農架官門山景區,天亮后被困原始森林中12小時,在救援人員的緊迫救助下,終究脫離風險……“探險切忌頭腦一熱說走就走。”救援專家表明,進行步行、溯溪、攀巖等野外探險,最懼怕的就是突遇極點氣候和由此引發的山洪等天然災害,所以在打開野外探險前,一定要提早重視氣候預報,做好事前評估、探險配備預備等功課,不能為趕潮流打開逞強式的野外探險,這樣才能做到探險而不冒險。

          ■事例

          三名驢友步行峽谷時不幸罹難

          宜昌已封閉十余條野外探險線路

          □楚天都市報記者陳俊

          進入暑期以來,作為野外探險天堂的宜昌,許多深山峽谷吸引了很多驢友,但因氣候多變也給步行探險帶來許多隱患。

          7月28日,宜昌夷陵區和遠安縣兩處景區別離有三批驢友共50余人遭受暴風雨被困,當地積極打開查找救援,但仍有三人不幸罹難。

          現在,宜昌已封閉夷陵區、遠安縣等地的十余條野外探險線路。

          兩名領隊為救驢友不幸罹難

          夷陵區南津關峽谷位于西陵峽北岸的下牢溪流域,屬于封閉的原生態峽谷環境,一直以來都是野外探險愛好者熱心的目的地。

          7月28日,一支24名驢友組成的探險團隊來到南津關峽谷打開溪降極限運動。當天下午4時許,大暴雨來襲,正在峽谷山崖中穿行的驢友猝不及防。其時帶領驢友溪降的領隊中華(外號)大聲喊著要我們當心,成果自己被洪流沖擊墜崖受傷。

          楚天都市報記者從驢友供給的視頻中看到,驢友在狹隘的溪谷中困難行進,幾名驢友用竹竿制成的擔架抬著一名傷者。接到求救報警后,夷陵區政府敏捷安排公安、消防、衛計等部分前往救援,當晚8時30分許,18名驢友被安全帶出。別的6名驢友(含墜崖受傷者)于29日9時許被救出,受傷的領隊被當即送往夷陵醫院救治,經搶救無效逝世。

          同一天,另兩支探險部隊來到遠安縣的靈龍峽步行穿越。南京的驢友孔先生回想事發經過期,還沉浸在沉痛中。他介紹,探險團隊6男2女共8人,從武漢、南京等地來此調集,許多人是榜首次來遠安,當天下午3時許進入靈龍峽深處的峽谷。4時許突降暴雨,山洪沖刷下我們亂成一團,有一名隊員下跌摔骨折,他和妻子也分開。此刻,另一支19人的探險團隊也被困在一起,這群驢友中16人來自湖南岳陽,另3人是領隊或教練。

          當地緊迫打開救援,消防、公安等進入峽谷查找搬運被困驢友,救援也繼續到29日下午。不幸的是,孔先生的妻子罹難,另一支團隊中的教練胡某失蹤,后承認逝世。

          一名宜昌的資深驢友介紹,南津關的罹難者中華和靈龍峽的罹難者胡某都是領隊,是圈子里有名的野外極限“大神”,在風險來暫時他們首要想到的是保護我們的安全,成果自己不幸罹難。

          當地多條野外探險線路封閉

          “您好,宋家溝野外探險線路已封閉,您能夠到鄰近景區玩耍……”8月6日,在夷陵區樂天溪鎮宋家溝入口處,來自荊州的10名野外愛好者被現場值守者勸返。

          記者看到,當天,夷陵區在全區7條主要探險線路出入口處安排50余人進行值守,城鎮由分管領導帶隊,鎮村別離派2至4人現場值守,實現三級聯動對前來野外探險的愛好者進行勸返。現在,夷陵區在主要探險線路設置警示標牌、警示標語50多塊,經過前期深化宣揚,來夷陵野外探險人員大幅減少,但仍有部分不知情外來探險人員前來活動。當天,當地成功勸返驢友約120人,勸返車輛30多輛,全天無一人進入險區。

          現在正值暑期汛期,高溫、雷雨、大風、強對流等極點氣候頻發,宜昌已要求各景區加強旅行安全作業,保障游客安全。

          夷陵區南津關大峽谷、譚家溝、冷風溝、宋家溝、挑水河、騾馬洞、三把刀、黃牛巖、絕壁棧道、暮陽溪、野馬溪、和尚墩—天橋溝、等干溪—龍進溪、金家溝—龍進溪、壕溝—楊家溪等一切野外線路均已封閉。

          遠安花林寺鎮的橫巖坪、龍鳳峽谷、洞河大峽谷,洋坪鎮的胡家沖大峽谷、蘆溪灣大峽谷等制止游客進入。當地旅行部分表明,游客未經許可不得私行進入沒有開發的天然保護區、峽谷、湖泊、洞穴等風險區域,以防發作人員被困的風險。

          兩名探險愛好者被困深山12小時

          神農架景區深夜救援將人成功救出

          □楚天都市報記者高偉通訊員李彥雄

          8月4日下午,兩名驢友進入神農架官門山景區,天亮后被困原始森林中,因為沒有帶著食物和飲用水,二人啼饑號寒,被困12小時。直到5日清晨2點多鐘,在當地公安、消防和了解地勢的老百姓的緊迫協助下,終究脫離風險。

          深山老林傳來呼救

          “我受傷了,現在被困景區深山,你們快來救救我吧!”8月4日晚上8時18分,神農架消防中隊接到求助電話。本來,木魚鎮官門山景區深山里有2名驢友被困,啼饑號寒,其間一名驢友受傷舉動不便,狀況非常危殆。接到報警后,當地政府當即發動應急救援機制,打開救援。

          因為事發時天已全黑,兩名男人手機信號時斷時續,一時無法確定他們被困的具體位置,這給搜救作業增加了很大難度,經過研究,搜救隊分組進山林查找。

          時間一分一秒曩昔,經過兩輪查找,搜救作業毫無進展。經過電話聯系被困游客,得知兩人現已進山12小時,沒有食物和飲用水,其間一位現已呈現脫水現象。

          山中回音誤導搜救

          和時間賽跑就是搶救生命。“因為山區的特別地勢,在搜索喊話進程中,被困者的回話聲發作回音,對救援人員發作誤導,導致剛開始的兩次搜索無果。”救援人員說。

          “有人嗎?”“你們在哪?”因為喊話時間較長,救援人員的嗓音也變得沙啞。

          正在此刻,從山林中傳來弱小的呼救聲,救援人員敏捷確定位置。8月5日清晨2時20分,救援人員總算找到2名被困人員,發現他們身體體征較為衰弱,但是神志清醒。清晨3時07分,2人被救援人員帶到安全區域。

          晚上爬樹逃避毒蛇

          “現在身體現已康復了。”昨日,回到上海的驢友葛先生回想起當日被困的景象,仍心有余悸。

          據了解,別的一名被困人員是上海某大學的萬教授,兩人都是野外旅行愛好者,在神農架林區旅行時相識。

          4日下午,在萬教授的主張下,兩人一時沖動去爬山。兩人從茶園坡動身,爬了幾小時的山路后,被困官門山深山里。加上沒有食物補給,兩人啼饑號寒,其間葛先生其時已喪失舉動才能,狀況非常危殆。

          其時蚊蟲很多,萬教授發現周圍毒蛇出沒,為了安全,兩人都爬上樹等待救援。

          當救援人員找到他們時,身體透支的他們已沒有力氣快樂。“非常感謝救援人員,沒有政府安排的救援部隊,后果不堪設想。”萬教授感激地說。

          ■親歷

          兩次帶隊遇險閱歷讓資深領隊很后怕

          □楚天都市報記者高東起

          24歲的仙桃小伙古月(化名),是一名野外運動達人,常常帶領驢友到全國各地探秘旅行。現在,古月也是湖北一家旅行社的導游和領隊。

          昨日,說起野外探險的兩次驚險遭受時,古月仍心有余悸。他表明,野外步行探險,安全榜首,尤其是慎重到未開發地帶,切不行逞一時之能。

          本年5月,古月帶著35名游客,到羅田縣朝鳳巖攀巖一日游。35名游客中,男女各一半,大人平均年齡30多歲,還有6名不滿14歲的小孩。

          在此之前,古月現已三次攀爬朝鳳巖,摸熟了線路。這次,古月高估了游客的體力,小孩和部分女游客很快體力不支,直到下午4點才爬到山頂。

          我們在山頂歇息時,兩名女游客私行沿著高低的山路,到一個大石頭縫里上廁所。因為岔道多,山上也沒有手機信號,兩人走失了,他花了一個多小時才找到兩人。

          直到下午5點多,才預備從崖壁懸降。古月和他的同事,一個一個地護送游客懸降下山。很快,天亮了,還有13個大人和兩個小孩困在山頂。

          溫度越來越低,我們帶的食物和水也沒了,慌張之下,他只好報警求助。當地公安民警、消防官兵敏捷趕到現場救援。直到次日清晨零點,一切游客才悉數安全下山。

          最驚險的一次,是上一年7月到江西廬山鄰近的一座野山探秘,“這座山沒有任何安全指示,處于未開發狀況”。

          其時共有113名驢友,女人居多,由武漢一家野外公司安排,古月是領隊之一。

          抵達目的地時,下起了中雨,我們要去探秘一個瀑布。所經之處都是原始山路,我們穿戴溯溪鞋,蹚著溪流逆流而上。途中,一名女孩腳底一滑摔倒,頭撞到了一塊石頭上,登時暈倒。另一名女孩的腳,夾到了石頭縫隙里,用力拔出導致骨折。夸姣的行程只好中止,古月等人帶著兩個受傷的女孩,到醫院檢查,走運的是都沒有大礙。

          古月說,其實小溪周圍就有相對好走的路,沒有必要蹚水前行,但我們為了尋求影響,忽視了安全。

          這兩次遇險閱歷,讓古月至今都很后怕。“到未開發地帶探險,還是要慎重,應力所能及,不行逞一時之能!”古月深有體會地說,爾后帶團,他都要對行程中可能呈現的風險進行預判。遇到比較風險的環境,他都會勸說驢友安全榜首,該拋棄的堅決拋棄,避免形成不必要的人身損傷。

          ■攻略

          出行前帶好配備食物被困時切勿盲現在進

          □楚天都市報記者高東起

          本年38歲的張先生,網名“半斤八兩”,10年前愛上野外運動,如今是武漢野外驢友沙龍的負責人,常常安排各種野外、旅行活動。

          昨日,記者聯系上張先生時,他正帶隊前往西藏,行進在川藏線上。張先生說,驢友爬山、步行、探險,能夠強身健體、親近天然,但進程也充溢風險。尤其是沒有經歷的人,切不行相約前往。

          “盡量不要去無人區。”張先生主張,普通人到野外運動,要根據自己的實際狀況力所能及。最好跟一個了解的、專業的領隊,這樣會增加安全系數。動身前,要根據出行天數、風險程度,買一份匹配的野外穩妥,并將預定時間、線路、同行人員、聯絡方式向親朋報備。

          張先生介紹,驢友出行前一定要選好配備,有些配備在要害的時間起到要害作用。背包、帳篷、睡袋、防潮墊、頭燈、手電筒、指南針、對講機、多功能軍刀、帽子、手套、防滑鞋、雨衣、長衣長褲、防曬霜,都是必不行少的。要帶足夠的食物和飲用水,手機要充溢電,多帶備用電池、充電寶,放在防水袋里。

          此外,還要帶藥品,比方藿香正氣水、紅花油、風油精、云南白藥、息斯敏、酒精、紅霉素軟膏、紗帶+紗布、碘酒、創可貼、蛇藥、感冒藥、板藍根等。“最好帶上衛星電話,有些當地沒有手機信號,如果遇險能夠確保宣布求救信號。”張先生說,手電筒也很要害,大多數沒有野外經歷的人,一旦失掉光就會很風險。“能夠說,大多數野外遇險、逝世事故是走失導致的。”張先生說,走失本身并不行怕,可怕的是缺乏知識、經歷、心態、科學對策。

          張先生主張,在整個活動的進程中,要跟緊部隊,不行私行舉動,上廁所也要三人同行,并和領隊陳述。可用心去記具有標志性的巨石、大樹、修建,可在簡單發作疑問的關節點做指向性符號。

          途中如果走失、遇險,不要慌張,堅持鎮定,切勿盲現在進,不然可能會與正確道路漸行漸遠。能夠冷靜下來,和火伴評論下對策,相互鼓舞,不要相互抱怨。要及時求救、精確求救,能夠用手機、對講機、頭燈、鏡子或哨子等向外界求救。救援人員到來前,要留意合理分配食物,操控飲水。發現有人前來救援,要做出照應,以便利接頭。

          ■提醒

          審慎挑選高風險旅行項目

          湖北省旅行委提示,現在正是氣候多變時節,游客出行前要隨時重視旅行目的地的相關氣候預警信息,一些地區隨時會呈現強雷雨氣候,時有洪澇、泥石流等地質災害發作,要做好預防措施。

          一起,重視安全標識,審慎挑選高風險旅行項目,要特別留意景區建立的安全警示標識,不要到景區劃定的安全旅行道路以外玩耍,不要進入景區“制止入內”的風險區域。挑選高風險的旅行項目時,要充分考慮本身對高風險旅行項目的把控才能。游客在參與水上觀光旅行、漂流、攀巖、過山車、高空滑索等高風險旅行運動項目時,需全面了解留意及忌諱事項,一起要根據本身身體狀況審慎挑選,切忌貪心影響,帶來不必要損傷。

          此外,主張游客挑選具有合法資質的旅行社出行。挑選跟團游的游客,最好挑選有工商部分頒布的營業執照和旅行管理部分頒布的經營許可證資質,以及口碑佳的正規旅行社參團出行。特別要留意防備和警覺微信群、野外群、車友群、親子群、夏令營等所謂的“組團旅行”。

          www.kobaltlocksmithboston.com

          聯系電話

          二維碼
          超碰caoporen国产